• 阿政愛情書

    結婚進行曲之前奏曲

    去年聖誕夜,我上了一整天的班,下班後我開著車
    來到了園區三期的金山街,這邊聽說有一間氣球工廠
    也許會符合我明天的需求,繞了一下,果然發現氣球工廠在巷子內
    可是怎麼看似關門的感覺,下車看著他的門牌,”有事外出中,請CALL0926…”
    恩,想了想今天是聖誕夜,大概正忙著吧,
    在門口站了一下,決定掏出手機,照著門牌上的打了過去
    鈴響後,傳來了很嘈雜的聲音,一個女生的聲音透過手機傳了過來
    不好意思我們今晚很忙,可以請你們聽再到店裡來嗎!?
    恩看起來只好明天早上再跑一趟了
    聖誕節的早上,起了一個大早,往昨晚的氣球工廠趕過去,結果應門的居然是一位菲傭
    “sorry,i want to buy a balloon what can fly in the air”
    我用著破爛的英文說著,結果菲傭居然說要打給他老闆,
    好,帥氣了,跟他老闆通過電話後,原來她們今天也滿檔,我想要的也沒法子幫我弄
    真是造化弄人啊,可是老闆很好心的跟我說在老爺酒店旁邊有間花店,
    應該可以滿足我的需求
    於是我又開著車子往老爺那邊找,果然一眼就找到了,XX花店
    跨步進去,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詢問,請問你們有賣可以飄在空中的氣球嗎
    老闆娘很熱心的說有啊,你要幾個,要啥顏色的,我買了二十來顆的粉紅汽球,
    在交涉的過程越聽越怪,老闆娘,你哪裡人啊,”我!?我對岸來的”挖哩咧
    今天不是菲傭就是對岸同志啊,不過這位同志漂亮多了:P
    喔喔…正事正事^^”…折騰了好一番,老婆都打電話來問我在哪邊了,
    我還不敢跟她說我在準備求婚的事項(本來也就不能說的對吧)
    於是我又開著我的瑟費洛往家裡開回去,不同的是車子裡塞滿了飄飄的汽球
    讓我完全看不到後視鏡,只能直直往前開,
    回到家把之前寫好的小紙條拿出來,一張一張的綁在氣球上
    最後再把剩下的十來顆氣球綁在求婚用的項鍊上,
    一切就緒,就剩東風,呵呵
    等了好一陣子,終於聽到開門的聲音了,絨走進來就遇到第一個氣球,我在每個氣球上綁了紙條,
    每個紙條上都寫了一些想法與問題,讓絨邊走邊想,邊走邊回答(其實靈感來自大富翁啊)
    我陪著她看著每個問題,但是都沒說話的陪著她走,邊走邊看
    最後的終點站是臥室的那十來顆空飄氣球,配合著旁邊的琉璃燈,
    在她打開房門,走到床前時,我還是忍不住的問了她氣球上的問題
    “絨…妳願意嫁給我嗎”
    答案各位也都知道了
    這是我們的結婚前奏曲

  • 雜念 - 老男人的碎念

    轉貼-園區工程師到日本

    作者 macaber (浮舟)
    標題 日記
    時間 Wed Mar 16 00:13:58 2005
    ───────────────────────────────────────

    三月二日到公司報到,領了六萬塊日幣,坐上賓士的車子一路前
      往中正機場。到了機場,在一個長得很像bein的櫃檯人員那領了
      機票等著登機。一個人,上次出國是大學畢旅,這次是一個人孤孤單
      單的出國,而且還是前一天公司告知要我出去,晚上準備準備,今天
      就一個人來到機場。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那個長得很像bein的櫃
      檯人員就莫名其妙地安心,或許會讓我有個我並不完全是一個人的假
      像吧!

        飛機在日本落地時,當地時間是六點,日本時差比台灣快一個小
      時,所以是台灣時間五點。公司在日本支社(分公司)的業務要八點
      多才有空,所以我得自己到五反田車站跟業務碰面。根據老闆在台灣
      時給我的建議,出關後搭了bus花一個多小時到品川車站對面。然
      後再從品川撘電車到五反田。在那邊用公用電話打給業務跟他約。

        在等他的途中,我就在出口那看著進進出出的人們,有個中年歐
      吉桑西裝筆挺地口中哼著類似演歌的旋律,走路像是喝醉酒似地搖搖
      晃晃。我在想,一個工作了那麼多年的中年人,是不是非得偶爾喝個
      酒才能暫時忘卻人生是無趣的?有對約三十到三十五歲上下的男女從
      裡面出來,我身邊看起來也像是在等人的男人迎了上去,唧哩孤嚕地
      談話著。那個女生看起來有點小尷尬似的,跟著那個剛剛迎上去的男
      人再度進去入口,而剛剛跟她一起出來的男人兩手插著褲子口袋臉色
      不豫地從我身邊離去。唉,這就是人生阿。

        日本支社業務徐先生(JO桑)終於來了,雖然聽大家叫他jo
      桑,以為他是上了年紀的人。他來打招呼之後才發現原來他很年輕(
      後來知道是二十九歲),有點娃娃臉面孔,有著像張誌家的自信與活
      潑感,卻又同時有著業務的幹練沉著,第一眼印象我還挺喜歡這個人
      的。他先帶我到旅館check in,隨後問我想吃什麼。

        「我想吃比較有日本代表性的東西。」我說。

        他帶我去吃拉麵,在我旅館的附近,那家拉麵店叉燒真的超級無
      敵好吃,完全搞不懂為什麼叉燒肉可以弄得像是控肉那樣入口即化。
    跟他小聊了一下,確定了明天的行程之後,他說接著他還有事得到支
      社去,我猜得出來應該不完全真的是這麼一回事,不過我也可以理解
      他的做法,或許立場反過來我也會這樣找個藉口先離開。

        再度回到飯店,已經是十點多了,一邊泡澡一邊點起了從台灣帶
      過去的煙。早上我還在台灣呢!心情還沒調適過來,我人已經在異國
      了。妳今天剛搬家,應該也正對著陌生的環境發呆吧?不同的只是一
      個在台北一個在東京。隨意轉著電視台,沒有中文字幕的我一下子就
      睏了。「晚安」,我對著帶來的煙說。

    ============================================================

    早上我被烏鴉的叫聲給吵起來,真的是烏鴉的叫聲,就像是太閣
      立志傳會出現的烏鴉的叫聲,在東京這裡竟然真的聽得到。拉開窗簾
      往外看,有四五隻烏鴉飛來飛去。在我們這邊聽到烏鴉叫應該是不吉
      利吧?在日本呢?有點印象這點好像是跟我們相反的。既然我人在日
      本,那應該就是吉祥的徵兆囉!希望工作能順利。

        車站外面有個地面上用黃色線條框起來的區域是吸煙區,因為時
      間實在還太早,所以決定抽煙耗時間。話說我抽煙其實有不少原因是
      為了要耗時間,另一個原因是讓頭腦reboot。可能是煙蒂實在太多了
    吧,那個熄煙用的桶子像是個小煙囪一樣,不斷地冒煙,這種現象也
      是挺奇特的,十幾個人圍著四五坪大的空間抽煙。

        抽了一根煙,時間還是很多,於是我決定到附近找個地方看看日
      本上班的人們,我在路邊花圃旁坐了下來。昨天聽jo桑說五反田大
      多都公司,不太有住宅區。所以來往的應該幾乎都是上班族吧。雖然
      東京只有三到六度,但是真的不很冷,可能是空氣溼度的關係吧,要
      是在台灣,十度就冷死人了。

        在這邊的上班族,男人無論老少幾乎都穿著膝蓋上下高度的深色
      大衣,簡直就像是制服一樣。每個人都在走路,有的會小快跑,還有
      全力跑會衝出風來的那種速度也有。越接近九點,甚至是九點過後,
      小快跑的比率越是大幅度增加。看著穿著高跟鞋的女性拎著應該是蠻
      高級的包包在跑步,想想在台灣的RD好像挺幸福的。

        像我這樣穿著白色羽毛衣停在一旁的人,根本是異類中的異類,
      走過的人,有不少人都會往我這邊看一下。這時候,我真的有一種非
      常強烈的「你不屬於這座城市」被這麼說的感覺。有什麼辦法,我也
      不願意這麼突然就來這邊阿,你們喜歡這麼說就這麼說吧!

        等了超過約定的時間,我不斷打電話給jo桑的手機都沒接,害
      怕會不會是現在還在睡,後來才注意到電車上面有禁止通話的標示。
      昨晚因為很匆忙,而且又只有兩站而已,所以沒能好好觀察一下電車
      的環境。日本電車系統大致上和台北捷運是一樣的,不過複雜了好幾
      倍,因為台北只有那幾條線,而東京週遭卻有十幾條線左右吧,而且
      其中大多都是有二三十個站的線段。不知道是不是每條線都是如此,
      至少我最熟的山手線是可以搭上去繞一圈回到原點的。而車上有兩個
      螢幕,一個螢幕顯示站台資訊,另一個則是廣告,天鵝湖和減肥廣告
      我已經看到想吐了。我比較討厭的是,電車上到處都是廣告,補習班
      的,賣東西的。說到這點,台北的捷運真的是乾淨多了。就車子內部
      來比較,我還是比較喜歡台北的樣子。

        jo桑帶我到客戶的公司去,跟對方交換名片還真的是一件令人
      緊張的事啊!對方有三位工程師,加上一個leader。對方三個工程師
    都胖胖的,其中兩個應該有超過一百吧體重。leader頭光光,留著鬍
    子,眼神很慈祥,彬彬有禮講話很客氣。在最後一天的時候我跟jo
    桑說他們頭頭生氣起來一定很恐怖,jo桑歪著頭想了想同意地說,
    是啊!平常都那樣子的人,一定很恐怖齁。

        工作第一天倒是還好,因為認為自己的職責只要找到問題點,剩
      下的事情交給台灣或成都去做就好了。離開公司時還蠻嗨的,雖然自
      己一個人搭電車回飯店晚上不知道要吃啥,因為jo桑下午有事先離
      開了。出來飯店想想昨天吃了拉麵,今天也找個有日本代表性的食物
      來吃吧!出門走了走看到壽司店,哦哦哦!這就是我要的啦!

        看著店門口寫著中壽司,上壽司,特壽司。我進去就在筆記本上
      寫個「上」字給老闆看,跟他說「ko no su si de su」,那老闆嘰
      哩咕嚕地不知道講了什麼就開始動手了。整個店裡只有我一個客人,
      老闆夫婦也很好笑,明明知道我不會講日文,還嘰哩咕嚕地用日本話
      跟我講話。真的再怎麼努力聽還是聽不到關鍵字,我只好笑笑地湊幾
    個單字跟老闆說「o re no ni hon go, zen zen da me」。老闆笑笑
      後繼續跟我講日文,真是有一種orz的感覺。一邊喝著老闆娘端來
      的ko ja(應該是綠茶吧,點完壽司老闆娘問我要不要ko ja,我問她
      什麼是ko ja,老闆回答說ni hon ja。這是什麼回答啊!?真是or
      z),一邊四處看看。

        老闆的打扮就像是我們在漫畫裡面看到的壽司師父一樣,額頭上
      綁著一條頭巾,穿著也是那樣。看著他好像很用心地想要把自己最好
      的手藝展示出來的樣子,我猜想,這家店該不會是不太有人來,生意
      不太好吧?頓時對端過來的一整盤壽司沒有太大期望。但是吃了第一
      個,我真的有點嚇到了,因為好好吃阿。我在台灣吃過最好的大概就
      上闔屋吧!那時候就覺得很好吃,沒想到這邊的吃起來感覺更新鮮美
      味啊!上壽司日幣兩千塊,換算台幣大概六百多塊,這樣看起來似乎
      不便宜,但是考慮日本物價之後,可以想像大概是用台幣兩百多塊就
      可以吃到這樣的東西,很划算的一餐呢!

        吃完飯,喝著老闆娘給的「sa bi su」不知名的湯,老闆又嘰哩
      咕嚕地找我講話,這次我大概猜得到他問我從哪來,我回答說從台灣
      來,老闆夫婦就「su go yi ne! taiwan ryo ri」。我本來以為他講
      我一個人從台灣來很厲害,結果後面才知道是在講台灣料理很厲害,
      然後他就唸一大堆料理的名字吧!大概聽得出來的就是北京料理(可
      是這是台灣的嗎?),海鮮料理(kai sen ryo ri)。我本來想跟他
      們說台灣小吃很有名,但是不會講,真是令人遺憾啊!

    看著座位上方,有好幾個木製的直式名牌,一直在想那到底是什
      麼,如果說是歷任店長,又未免也太多了,足足有十六個呢!想到後
      來還是決定問老闆「nan da ko re de su ga?」,老闆又是嘰哩咕嚕
    地解釋起來,還比著各個食材然後作握壽司的動作。我想想,會不會
    是各種握壽司的師傅,就問他「sen se de su ga?」,老闆很高興地
      點頭說是,這時候我不禁真的從心底敬佩起來,不光是對這位老闆,
      也是對整個日本壽司界的專業,真的是「su go yi ne!」。

        走回飯店的路上,想起中午跟客戶一起吃飯的時候,頭頭嘰哩咕
      嚕說著什麼,jo桑瞪著大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他告訴我,頭
      頭剛剛告訴他晚上會下雪,我整個人嚇了一跳,他們四個日本人看著
      我的反應好像很開心的樣子。又嘰哩咕嚕地聊起來,jo桑跟頭頭講
      我在台灣沒看過雪。但是我嚇一跳是因為中午天氣非常非常好,太陽
      很大,jo桑也說天氣這麼好怎麼可能下雪?想起中午的事,抬起頭
      看著天空,雖然不知道會下雪的天氣是怎樣,但是這樣的天空連下雨
      都不像了,怎麼會下雪呢?

    ============================================================

        突然醒過來,發現自己還戴著眼鏡,身上的背心也還沒脫掉,就
      這樣睡著了?看著時鍾,半夜四點?我是怎麼睡著的?自己怎麼完全
      沒意識?記得昨晚洗澡過後喝了瓶啤酒,然後就倚在床頭看著電視,
      然後….就睡著了?電視也沒關掉,真是太離譜了。隨眼瞄著電視,
      腦子裡想著我到底是怎麼睡著的,卻看見關東大雪的報導。哇,下雪
      啦!從來沒看過雪的我,有機會一定要去看看雪。疑,關東?看著天
      氣圖一片雪人佔據著的位置,不就是這邊嗎?趕緊把窗簾拉開,哇哇
      哇!雪花呀!實在是太有意思了!

        雖然依常識判斷,下雪天氣一定很冷,但是我還是把窗戶打開。
      看著雪花隨著呼呼的風吹落,想起謝安不是有天問他的子女「白雪紛
      紛何所似」,他兒子答說「撒鹽空中差可擬」,而他的寶貝女兒則很
      有藝術氣息地說「未若柳絮因風起」。學生時代唸到這個的時候,覺
      得謝安他兒子實在是遜斃了,這什麼鳥比喻啊?一點都不浪漫。現在
      實際上看到了白雪紛紛,覺得他兒子的比喻倒是還挺寫實的啊!肯定
      是個寫實派詩人。哈哈!

        一方面睡不著,一方面又覺得新奇,我光看雪和新聞報導就看了
      一個多小時,確定我要過去客戶公司的路線上電車沒有受到影響而停
      駛之後才再回去小躺一下,但是隨即又起床買了個雨傘去接雪。但是
      有下過雪的路面真的是很滑,尤其是斑馬線,光走路都覺得很滑了,
    真的挺危險的。

        到公司,把昨天的東西擬出個結論,作修改測試,我這邊做出來
      都很正常,想說大概事情可以告一段落了。晚上說不定會有整個空出
      來的自由時間,然後隔天回台灣,事情真的是太順利了。這種從凌晨
      一直到中午都很亢奮的心情卻在吃完午飯後的測試掉到了谷底,一切
      推測通通推翻,日本客戶這邊的質疑當然不在話下,台灣方面也一直
      不斷地要我做各式的測試來幫助他們去推測狀況。就在下午,光頭佬
      很客氣地告訴jo桑我的班機是不是要延後,要記得幫我改班機。我
      幾乎整個人都快亂掉了,我打起精神振作起來,重新整理台灣方面的
      指示,並且對日本這邊的測試再整理清楚。

        做到一個段落,已經快十點了,再怎麼樣還是得先回飯店,沮喪
      地向日本客戶道別,撘電車回到飯店。回到飯店想到我原本只預約到
      明天早上,這麼一來我就得再多延一天。跟櫃檯人員說明我得再多延
      長一天,櫃檯用很破的英文向我說明週六沒有房間了。我差一點就要
      用三字經幹橋下去,他媽的在異鄉的我去哪裡生房間。問清楚才知道
      是沒有單人房,只剩下兩間雙人房。打電話給jo桑,他又一直沒接
      電話,不知道雙人房能不能順利報賬,我根本不敢下決定,我身上的
      日幣又快用完了。聯絡了半小時左右,最後我也沒辦法了,只好就選
    擇那間雙人房了,不然我能怎辦?如果真不能報賬,我也只好認了。
    還好我有帶信用卡可以刷,不然身上的日幣應該就不夠了。

        回到房間,稍微鬆一口氣,想說趕快出去吃個東西,從中午到晚
      上一直都沒吃東西肚子很餓。今天這麼鳥,我一定要好好吃個東西洩
      恨一下。不料,快十一點了,出去看到的店都關了,走了好一段路看
      到前面有家中華料理店開著。好吧!今天不奢求日本風味的食物,趕
      快吃飽比較重要,衝進去就看著櫃檯的菜單說我要排骨刀削麵。店員
      嘰哩咕嚕的講了一些話,靠!賣中華料理還不會講中文,算了!指著
      菜單「ko re! ko re」就走向座位。沒想到店員還是走過來對我嘰哩
      咕嚕,這時候我大概聽得出來是點餐時間只到10點,我整個人在店員
      面前就軟了下來,他們大概覺得我的肢體動作很好笑,都笑成一團。

        我苦笑著走出門口。想抽根煙舒緩一下心情,一摸口袋想起最後
      一根煙在客戶公司已經抽掉了。走去附近的便利商店連續走了兩家都
      沒有賣煙(日本的便利商店不是全都有賣煙),再往前走才看到販賣
      機,等到摸到煙,我已經很想打人了。想著,我到底要吃什麼?便利
      商店的微波食物?望去剛剛的便利商店,一定要這麼悲哀嗎?這時候
      突然想起早上有經過吉野家,哈哈!來到日本吃吉野家?算了,我已
      經別無選擇,去吉野家吃個豬肉飯,結帳的時候跟店員要ryo shyu
    shyo(領收書),店員用很驚訝的眼神看我,拿出好像是塵封已久的
      領收書,大概覺得吃個吉野家也要拿領收書挺不可思議的(以物價來
    說,在日本吃吉野家就像是台灣吃大碗滷肉飯一樣差不多便宜吧)。
      唉!我也不想啊!

        回到飯店,想到還要整理行李,因為明天要換到雙人房的房間,
      就覺得頭痛,真想洗完澡就躺下去睡覺,醒來後就連同把這個惡夢一
    起拋掉。

    ============================================================

      醒來是醒來了,惡夢卻還持續著,當然還是得去客戶公司報到,
    今天是星期六哪!本來今天是要行李款款耶準備出發回台灣的,結果
    搞得我老闆也得陪著在台灣加班。真是罪過!這樣想著,還是有人陪
    著我受難啊!客戶公司的工程師也是,我來了他們當然得來。早上大
      致上作出了個結論(如果可以算是結論),心情輕鬆多了,接下來的
      時間是邊協助他們做些測試並且等下午對方的頭頭過來。

        中午吃飯的時候,jo桑問我想吃什麼,我說都好,拉麵和壽司
      都吃過了,好像也沒其他特別要吃的。jo桑說那可以去吃喬麥麵,
      於是我們就和對方工程師一起去吃喬麥麵。前兩天中午也都是和他們
      去吃,那兩天分別在不同家吃了很好吃的炸豬排,真的很好吃喔,而
      且又便宜,一家七百多塊日幣,一家五百多塊日幣。我工作的地方要
      是有這種好吃的炸豬排,我一定常常去報到。

        到中午之前對方工程師四個裡面只來了兩個,這兩個都是看起來
      比較沒那麼嚴肅的(可能是比較菜吧!所以才得早上就來)。吃飯期
      間看著他們和jo桑聊天還比手畫腳地開著玩笑,跟前兩天中午那種
      有點「商業午餐」的感覺完全不一樣。jo桑告訴我,他們還取笑他
      們頭頭,說因為他們頭頭煙癮很重,出國一下飛機也不管有沒有人接
      機就衝出去抽煙。還說因為煙抽太重,血液裡都是ta(應該是吧,
    jo桑說他也不知道怎麼講,就是煙裡面都有這個,我猜可能是尼古
    丁或是焦油吧),手臂上割一道傷口,ta就會嗶嗶啵啵地流出來。那
      個胖胖的工程師很搞笑,光看他的動作我就發笑了。結帳的時候有類
      似折價券的東西,另一個工程師就把券子放進他胸前的口袋還頂了頂
      他的肚子,嘰哩咕嚕地說doraemon什麼的,我們也狂笑。
      
        吃完飯回到公司,jo桑和對方討論現在的進度與狀況,看著他
      說話的語氣與神情,雖然聽不懂日文不知道他所說的話,但我真的覺
      得這傢伙真的會是個不簡單的人物。他絕對不會只是個業務而已,儘
      管現在是,將來肯定不是。想到這裡就覺得自己拙劣且渺小,我想大
      概不會有誰覺得我是個不簡單的人物吧!
        
        下午心情輕鬆了點,打開msn聊聊,心情卻又低落了下來。檢
      討自己是不是在異鄉裡,有點緊張,興奮,又因為工作而擔憂,陌生
      而恐懼。結果想要專注眼前的事情,就把其他,更重要的其他,拋到
    別的地方去了。

        一直到傍晚對方頭頭過來之前,這中間我幾乎處於恍惚狀態中,
      和jo桑聊些家常,偶爾回頭看看測試數據如何,我僅能維持身體正
      常的運作。直到對方頭頭過來,一起討論現在的狀況,以及現有的結
      論。
     
        一切結束後,jo桑帶我去吃飯,並提議吃咖哩,他說日式咖哩
      和台灣咖哩風味不同。我點了海鮮咖哩,吃了第一口就覺得我點海鮮
      果然是對的,同樣的食材,為什麼吃起來可以這麼的不一樣?我不是
      美食專家,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我吃到的東西。或許是我在台灣
      還沒吃過什麼高級的東西,但是這在日本也只是平價的價錢,一餐也
      才不到一千元日幣,吃到的東西就是讓我感覺到食材的新鮮美味。以
      前我從來就搞不懂電視上說的吃起來覺得很新鮮的話,煮過的東西怎
      麼去分辨新鮮不新鮮?我今年二十六歲,才真正體驗到,哦!這才叫
      做新鮮。唉!想到日本人可以用平價的價格吃到這樣的東西,真的讓
      我好忌妒。

        事實上回到台灣之後,我非常懷念日本吃的那些東西,甚至有股
      衝動想要為了吃那些東西而去自助旅行。另外不習慣的是,回到台灣
      覺得台灣的年輕人相較之下真的都太俗了。

        晚上jo桑告訴我明天該怎麼搭車去機場,好險他有帶我到哪個
      站台去,因為成田快線(Narito express,類似火車,是一個專線)
      是會依照時間車次而分幾節車廂的。而三節車廂和十節車廂,候車的
      位置根本不同,我那班車只有三節車廂,而我的位子是八號車廂(七
      八九),如果我站在十節車廂所停車的八號車廂前等車,那我根本等
      不到我的車次。這樣說大概很難說清楚,不過總之要搭這個真的要謹
      慎點。

        我和jo桑在品川區(sinagawa)道別,途中他一直在玩他的手
      機,仔細一看才知道是三國志二(PC版的那種)。我嚇了一跳,因
      為雖然我不太清楚台灣手機現在到底進步到什麼地步,但是我想應該
      還沒有發展到可以玩畫面不錯的三國志二的地步吧。jo桑說另外還
      可以看電視,上網查資料,事實上我要搭的成田快線,就是他在手機
      上按出來看相關時間的。他笑著說這才叫科技,科技啊!我知道他不
      是真的崇日,但還是挺沮喪,台灣實在沒有發達到捷運裡面一堆人用
      手機打電動看電視的境界。這樣還敢自稱自己是高科技國家?「發展
      的主力不同啦!」jo桑好像是在安慰我似的這麼說著。
      
        道別的時候,jo桑很熱情的用力握著我的手,說下次再見喔!

        「我只希望下次見面是在台灣,而不是隔兩天在日本繼續看到你
      啊!」我笑著回應。我可不希望這件事情還沒了結,還得再來。

        我們兩個在品川車站相視大笑。雖然當時我覺得或許這些動作言
      語只是「官方做法」,可能也只是身為一個業務的基本要求,不過即
      使是這樣,我還是被感動了。因為我對他從第一印象到後來一直都有
      著不錯的好感,所以我還挺在乎這個人是不是對我也有相同的感覺。
      這幾天來隱隱約約覺得大概沒有,回到台灣之後,他給我的msn也
      從來沒有出現過,大概可以證實那果然只是一個禮貌上的動作吧!不
      過我還是對那個道別印象非常深刻。

        雖然因為工作的關係,多留一天都不想,但是明天真的就要離開
      日本了,心情卻也有點不捨。我還沒真正感受到這個城市的氣息呢!
      同時卻又有私人非處理不可的事情得趕快回台灣,把這種複雜的心情
      給壓了下來。原來,不能盡情地不捨,也是一種遺憾哪!

    ============================================================
      
        隔天退房了之後,趁著還有將近兩個小時的空閒時間,搭上了山
      手線想要到幾個有印象的站留連。

        首先從五反田繞到涉谷,在好大的落地窗內看著站外的景象,放
      眼望去馬上被幾個建築物上的超大型海報(看板?)給吸引住。分別
      大概是十層樓高的大小,海賊王的各個角色,魯夫,索隆,娜美,香
      吉士,喬巴,就是只有騙人布沒看到。整個日本行最想與妳分享的就
      是這一幕,連大雪覆在鐵道屋頂上那樣的美景都比不上。妳最喜歡的
      喬巴還有變身前和變身後兩款,當時可以想像如果妳就在身邊,會有
      什麼樣的反應。
        到了原宿,想到這裡是?羽獠的大本營,當然得去看看是不是有
      傳說中的佈告欄。不過很可惜的是,原宿的出口通道實在是太小了,
      我也沒辦法像涉谷那樣透過落地窗呆在站內看外面的東西,所以只好
      放棄。到了新宿,則是因為出口實在是太遠了,繞了繞還是看不到什
      麼,不過有個信玄公祭的海報吸引了我的注意。很遺憾這兩個我很想
      看到什麼的站都沒辦法從站內看到什麼。

        一方面時間也不是很充分足夠,一方面又想無論如何把整個山手
      線繞完,所以也沒幾個站真的停下來看,這也是遺憾之一。最後在等
    成田快線的時候遇到了一個看起來沒有日本人味道的人,長得有點像
    是encore哪一類型,但是還不至於被覺得有女性味道的人。想說還有
      些時間就跟他聊聊,一開始用英文聊,後來發現他是中國人的時候,
      兩個人才很好笑地用中文聊。

        聊了不少東西,他是湖南人,但是我聽不出你有什麼口音啊?我
      問他。他說的確是,他在當地算是口音非常輕的人。他那樣的口音就
      算來到台灣來,我們也只大概聽得出來捲舌音重了點而已,其他腔調
      也沒什麼不同。他母親是從東北過來的,父親是南方人,所以當初我
      問他是北方人還南方人他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怎麼回答。聊到這個就漸
      漸牽扯到政治去了,因為他母親上一代會從東北過來是因為當時東北
      軍因為抗戰原因內撤帶進來的。說到東北軍,我腦海裡馬上浮現一個
      名字:張學良,並且脫口而出。他說,張學良是國民黨的,我母親那
      邊是林彪(這個字嗎?)的軍隊。這時候,就可以稍稍感受到政治帶
      給我們兩個人些微的尷尬。

        他也問我是在台灣哪邊,我說我算是台灣中部人,不過現在在北
      部工作。他竟然說,哦那就是土著囉!我愣住了。土著?真是令人感
      到orz。還來不及回應他就說但是看你的樣子不太像,張惠妹就看
      得出來。我才跟他解釋台灣大概有哪幾種族群,原住民實際上佔的比
      率是相當少的,並且在台灣也算是弱勢族群吧!

        說著說著,聊到了中國年輕人對戰爭的看法(雖然說年輕人,但
      是他也才31歲,而且又娃娃臉極嚴重,看起來要說是還在唸書我也不
      意外),他說他們有點年紀的人當然還是反對戰爭,但是年輕人卻非
      常崇尚以武力解決任何事情。聊到這裡其實我還是挺無奈的,因為戰
      爭不戰爭真的不是掌握在我們手上,不是我們說不要就可以避免的,
      最主要還是中國人的想法。但是他又說中國年輕人不只想著台灣,連
      美國,日本都想打。恨不得打到美國本土去。

        我腦海裡真的無法想像什麼樣的畫面叫做打到美國本土去,如果
      中國的教育沒辦法告訴他們的年輕人要「打到美國本土去」會有多高
      的難度,或甚至就算成功了會有多大的犧牲,那我想我真的可以斷言
      中國的教育真的是挺失敗的。不過如果中國當局是刻意這麼做的,那
      ,唉。
        不過說來也奇怪,中國和美國有什麼嚴重的衝突嗎?為什麼會想
      要打美國?他馬上就回答說衝突可大囉,美國常常轟炸南斯拉夫,伊
      朗(忘了是不是伊朗),那都是我們的友邦,美國一直在削減我們,
      想要包圍我們。

        聽到他這番話,我頓時覺得我們所受到的教育,傳播媒體,長久
      以來都是以美國的角度為中心。一提到南斯拉夫,我就只能聯想到動
      亂,恐怖份子。一個跟我們週遭生活沒有相干的地方,為什麼我們會
      對他們有這樣極端的印象呢?美日的文化影響力,以及以美國為主的
      世界觀已經深深植(殖)入每個台灣人的心裡。這樣是好是壞?我真
      的還沒有判斷的能力,但是在與他聊天的過程中,我想,對於我們所
      能接受到的各種資訊,最好還是保持著更客觀的態度才是。

        「其實我也不喜歡日本人。」他這麼說著。「不過我想台灣應該
      比較親日吧。」
        
        我回答他,老一輩的人甚至覺得日據時代比起國民黨統治要來得
      好些。「畢竟日本對台灣來說,也算是文化輸入國。」這麼說著的同
      時,我也突然感到一種莫名的擔憂。因為jo桑對我說過日本近來也
      在流行韓國的東西,韓國歌手,韓劇等等,但是一般日本人可能還是
      沒聽過周杰倫的名字。文化如果沒有雙方面交流,只是單方面的輸入
      輸出,那麼與被殖民有什麼兩樣?不過所謂殖民不殖民,又得去探討
      在以「地球村」為目標前進的這個世界,是不是真的那麼值得在乎?
      想著想著我都快要錯亂了,只好逃避不想。唉!我畢竟不是偉人哪!

        到機場登機之後,腦袋裡有一堆東西在跑著。想著想著,突然覺
      得自己這幾天似乎過得有點非現實。因為不管怎麼想,回來之後還是
      得認命工作,還是得過好自己的生活。

        不過不管怎麼說,我還是很懷念日本的食物。好想再吃幾次呢!
      阿!真的是o yi shi ne!

  • 阿政愛情書

    結婚進行曲之一

    今年六月要結婚了
    到目前為止,一切大概都快要到定位囉
    最麻煩的就屬於禮俗的部份,
    要買六禮,十二禮啥的,還好雙方都講好了
    原來要準備的禮品,就簡單帶過,男生女生互送六樣,加起來湊12樣就好囉
    所以我買給我家的絨-兩件套裝,鞋子,皮包,手錶,大衣
    我家的絨買給我-西裝,襯衫,領帶,領帶夾,皮鞋,皮包
    話說今天拿到西裝了,一整套量身訂做的西裝,
    穿在身上還真有種我是大老闆的感覺:P
    禮餅也訂下去囉,御倉屋的喜餅,蠻特殊的盒子,
    內裝著日式的燒果子餅乾,有機會再把DM POST上來給大家看

  • 雜念 - 老男人的碎念

    突然…好累
    不想說話,不想做事,不想想任何事情
    一直想著要表現好一點,
    一直想著要趕快把事情學好
    一直想著怎樣可以做到最好
    好累…
    可是沒法子休息…
    只能繼續下去,
    讓累成為常態,
    習慣了就好…